今天是二爺出殯的日子,一早跟爸媽、四爺及三姊做高鐵下高雄。

二爺是6/17(四)過世的,四月份大爺回台灣,二爺上台北來吃飯,就看得出來身體不大好了,聽二媽說農曆年過後,二爺身體不適,當醫生的堂弟陪著二爺做一系列的檢查,結果發現是造血功能出了問題,以致每一二個禮拜就要去醫院輸血,五月份時身體狀況每下愈況,六月份感染了肺炎,由於一直無法控制發燒,以致在6月中旬不幸過世。

二爺十四歲時即隨著大爺,帶著四爺及爸爸從大陸來台灣,由於來台灣時已是少年,所以很早就外出念書自立更生,二爺念警官學校,在警界服務四十多年,退休時應該是三線一星還是二星吧,算是高階警官,但當警察居無定所,我小時候印象二爺大都東奔西跑,後來也在南部成家立業,所以與二爺接觸的時間並不多,不過二爺在警界的豐功偉業,爸爸常會說給我們小孩子聽,我們也對二爺的工作引以為傲。

還記得三四年前時我第一次回大陸時,是跟爸爸,與二爺及四爺一起去青島找大爺大媽,所謂飲水思源,總要知道自己的故鄉在哪裡,那一次除去祭祖外,看看在大陸的親戚,雖便在青島走走之外,有一天下午我與大爺、二爺及四爺一起打牌,我想那 一次應該讓我印象超深刻,畢竟第一次跟那麼多長輩打牌,由於小時候的我很難帶,常常是長輩訓誡或揶揄的對象,但沒想到長大了,竟可以在同桌上打牌。

這一次是在四月看到二爺後,6/13(日)當天突然聯絡不到爸媽,才知道二媽凌晨來電說,二爺在醫院加護病房,爸媽一早就做高鐵南下,不過回來時,聽聽狀況是還好,想說有當醫生的堂弟在照顧應該沒問題,只是沒料到,6/17(四)爸爸與四爺再去醫院看二爺時,二爺狀況直下,器官逐漸衰竭,回天乏術,趁著還有一口氣的時候趕緊載送回家,在親人的陪側下走完最後的路......,唉!!爸爸在電話裡跟我說時,哽咽的說不出話來........,由於大爺及大媽在大陸,歲數也大了,聽爸說大爺在電話中也難過的不能自己,只是來回奔波實在太辛苦,而三姊剛好最近有事回台灣,就請三姊作為代表。

今天一早坐第一班高鐵到高雄,九點之前到殯儀館,在靈堂祭拜二爺,瞻仰了二爺,本來一直要自己要忍住不要落淚,但在最後要闔上棺蓋前,眼淚還是不受控制流了下來,畢竟這是最後一面,以後就只能在回憶中,再也無法見面了,後來家祭時,晚輩叩拜,眼淚也是不爭氣的一直往下流....

由於火化後還要等到下午才要在回殯儀館,先回二爺家做一些儀式,爸爸帶我到二爺書房,看到二爺先前的記事本,知道二爺在五月底時就有預感這一次的劫難會很難過,而爸爸告訴我,二爺在五月中已把遺言寫好......

今天也見到了幾十年沒見的堂弟們,彼此印象都還停留在小時候,堂弟寫了一篇祭父文,在家祭時由禮儀時念出時令人動容,這次沒時間好好敘舊,有機會吧,由於明天要考試,所以先回台北,離開前請二媽好好保重自己,就像二爺在遺言寫到"生是偶然,死是必然".....,生老病死是人人必經的過程,每個人都該好好的度過每一天,最後,祝 敬愛的二爺,無牽無掛,一路好走.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來自心靈的聲音

zero1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